“扼杀”每天都发生在那些所谓教育中。

站在某个高度看美术教育,众多机构,家长,学校都是在犯错,如果说他们是在教画画,不如说是,功利的谋害,有的为了利益,为了心理安慰,为了任务。只有孩子,是这场竞技的受害者,无声的,甚至永远有可能,不自知。—–闫先生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